推广 热搜: 备孕  不孕  聪明宝宝  孕前 

妻子身份造假,他该跟谁离婚?

   日期:2018-11-03     来源:宝贝儿母婴网    作者:宝贝儿    浏览:437    评论:0    
核心提示:  妻子外出打工下落不明,夫妇俩婚前生的女儿因黑户身份将无法上初中,丈夫张亮报失踪人口却意外发现妻子陈小菊的身份证信息竟另有其人。张亮的律师在四川找到

 

  妻子外出打工下落不明,夫妇俩婚前生的女儿因黑户身份将无法上初中,丈夫张亮报失踪人口却意外发现妻子“陈小菊”的身份证信息竟另有其人。张亮的律师在四川找到了另一个陈小菊,对方却不愿出庭作证。

  为了尽快给女儿上户口,张亮需要先取得女儿的抚养权,于是要离婚,却被告知应当起诉民政局撤销婚姻登记,告了民政局,但一审二审都被驳回诉求。兜兜转转,张亮还是绕回来打离婚官司。可是,被告应该是四川的陈小菊还是失踪的“陈小菊”呢?昨日,该案在萝岗区法院九龙法庭一审开庭。

  受骗经历 相识13年不知妻子真名

  17岁时,张亮在东莞一家皮革厂打工,认识了女工友陈小菊。陈小菊自称来自四川,个子不高,不算特别漂亮但长得清秀,皮肤白皙。1999年,张亮与陈小菊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并以夫妻名义开始同居。

  2005年8月,陈小菊未婚先孕,在张亮外祖父的龙川老家生下了女儿晶晶。2007年6月,张亮和陈小菊回到张亮户籍地广州市萝岗区补办了结婚手续。当时,陈小菊提交了身份证号码为“5113031982××××××××”的户口簿和第一代身份证原件,并且在《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上签字声明无配偶。审核后,工作人员准予办理结婚登记,当场颁发了结婚证。

  2010年,陈小菊跟随张亮回了广州,但没多久她就独自外出打工。之后,张亮一直希望妻子能回来,不断给她打电话,但总被挂断,后来彻底联系不上妻子。

  2012年底,妻子忽然打电话找张亮要3000元生活费。张亮借机劝她回来可她不肯。张亮心软给她汇了款,之后又和她联系不上了。

  无奈之下,张亮到公安机关报失踪人口,民警将系统显示的陈小菊照片拿给张亮看,问他是不是。张亮却疑惑了,同名同姓同一身份证号码,“陈小菊”却另有其人。如果民警照片里的人才是陈小菊,那与他结婚生女相识13年的女子又是谁?

  意外发现 陈小菊身份信息出现重婚

  女儿因黑户身份不能上初中,张亮决定离婚,因为只有离婚并获得女儿的抚养权,给女儿上户口才不用陈小菊提供身份证、户口本等资料。2013年初,律师刘传根受委托到法院起诉,立案庭的法官告知,既然陈小菊不是真实身份,就不能直接提起离婚诉讼,应该告民政局撤销婚姻登记。

  立案后,刘律师拿着法院出具的调查取证函,奔赴陈小菊身份证登记的住址到四川调取认证,几经波折却没有发现。刘律师再问张亮有没有其他地址,张亮在床底下找到了妻子留下的一本通讯录,里面夹着一张汇款单,上面显示汇往地址为四川境内。刘律师赶往四川当地民政局,调出了陈小菊于2003年2月与刘某登记结婚的档案记录,而且发现照片上的陈小菊真的不是张亮的妻子。

  让人吃惊的是,张亮的妻子曾给四川这个陈小菊的丈夫刘某汇过款,说明他们之间是认识的,而且很可能是亲戚。经调查,四川的陈小菊有三个姐妹。

  刘律师了解到,2005年之前还未实现婚姻登记信息联网,这很有可能是2007年张亮和“陈小菊”登记时没有查出婚姻记录的原因,而且张亮妻子用第一代身份证登记,上面的照片不容易识别是否本人。

  2013年8月,刘律师代表张亮向萝岗区民政局申请撤销婚姻登记,却被拒绝了。同月21日,萝岗区民政局作出了不予撤销的答复。广州市民政局复议认为,张亮此前已经起诉,应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

  期间,刘律师还找到了四川陈小菊丈夫刘某的联系方式,“他们要15万才肯来一趟,这边只答应给1万。”至今,四川的陈小菊不愿出庭作证。

  艰难举证

  举报陈小菊重婚,失败

  张亮向公安机关举报陈小菊重婚。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认为,现有证据只能证明陈小菊曾经在2003年登记过结婚,但不能证明在2007年与张亮登记结婚时此前婚姻仍存续。张亮转述了四川当地民政局的话,“结婚登记要到一方户籍地,但离婚时去哪里办都行,这样(陈小菊在其辖区内没有办理离婚登记)的证明不能出。”最终,公安机关认为没有证据能证明陈小菊涉嫌重婚罪,撤销了该案。

  告民政局撤销登记,失败

  张亮起诉民政局要求撤销婚姻登记。萝岗区民政局答辩称,颁发结婚证的具体行政行为发生在2007年6月,张亮直至2013年9月才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起诉期限。而且根据《申请结婚登记申明书》、《婚姻登记告知单》,因隐瞒、欺骗、冒名顶替、胁迫结婚的,法律责任由婚姻当事人承担。

  2014年,萝岗区法院一审以理据不足,判决驳回张亮的诉讼请求。今年6月,广州市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起诉离婚,这次能否成功?

  告民政局败诉后,张亮和刘律师再次到法院起诉离婚,但面临告谁的难题。张亮想对陈小菊宣告失踪,但是妻子只是联系不上了,而且四川还有另一个可以联系上的陈小菊,法院不可能对陈小菊宣告失踪。其次,张亮并不知道妻子的真名真姓,只有四川那个陈小菊的一代身份证和信息资料,以结婚证上登记的陈小菊信息来起诉就对了吗?最终,张亮通过村委开具了妻子曾在萝岗居住了较长时间的证明,萝岗区法院通过研究决定予以立案。

  昨日下午2时,该案一审开庭,被告席空置。“再过一年女儿就要上初中了,没有户口还能上小学,但初中不行。希望快点判。”张亮说,陈小菊失踪那么久,他们之间早就没感情了。经过半个小时的庭询,法官宣告庭审结束,休庭后择日宣判。刘律师表示,他们希望法院按照缺席审判后尽快作出判决。

  对话

  失踪妻子再生一女挂他名下

  信息时报:妻子失踪后对你影响大吗?

  张亮:总是想她为什么不肯回来,常想我也没骂过她,没有什么对不住她的,一直对她都很好。想多了很难受,以前我不是这样的,可能太抑郁,人也变得很迟钝,说话都口吃了。

  信息时报:最近还有没有尝试联系她?

  张亮:没有了。2013年村里计生的人找到我,说我老婆又生了一个女儿,我当时真是哭笑不得。应该是她在外面跟别人生的,只是孩子的父亲又写我了。又当了一回冤大头。

  信息时报:如今你待人择偶有什么变化?

  张亮:现在不敢跟外省人打交道,总感觉信不过,女朋友也只能靠熟人介绍,最好是本地人。

  (因案件涉及隐私,本报道中人物均为化名。)

 
打赏
 
更多>同类备孕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备孕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沪ICP备14000285号-1
Powered By DESTOON